花 与爱丽丝

汝有没有见过他 4(完结)(酒茨 虐)

茨木视角,虐心,没肉,be,文艺茨+吞大概,慎入!

听不才大大的你有没有见过他有感而发,算是借梗,在此鞠躬。

文废一个,ooc是绝对的,求轻喷,求轻喷。

拖了这么久真的很抱歉,想看he的小天使们也很抱歉,之后还会有酒吞视角(我又在作大死),也许会圆回来,而且酒吞不渣真的不渣!

下面放文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月色愈加发亮起来,明晃晃地照着茨木沾着血污的脸,显得更为惨白。

       看着突然陷入沉默的茨木,黑晴明本能地感到有些不安,立刻后撤了几步。

       果然,霎那间从茨木身上迸发出无比强烈的瘴气,包裹住黑晴明和八岐大蛇,视线模糊,充斥着浓厚成雾状的紫黑色妖气。
       黑晴明暗道失策,把酒吞童子的狗给逼急了。再定睛一看,瘴气中央的茨木彻底变了模样。
       原来的白发变成了同酒吞童子一般的猩红,披散在肩头,那一对珊瑚红角和鬼手皆染成了黑色,鎏金的妖纹浮于之上,那双染血般的金眸仿佛要迸出光来,死死地盯着黑晴明。

       不能让他得逞,不能让他找到挚友,不能让他对酒吞童子下手!

       大妖本是不屑于燃烧寿命来获取力量的,即便妖的一生何其漫长,但这种投机取巧的方法他想都没有想过。但是现在不一样,他要保护自己的挚友。

       多好啊,吾是不是可以与吾友比肩而立了?茨木一边与黑晴明和八岐大蛇缠斗,一边又控制不住地想道。茨木燃尽性命所换的力量的确够强,但之前受伤未愈,全凭着自己的意志强撑了这么久。

       得尽快解决了。茨木咬牙咽下喉头涌上的血,再拖下去身体就真的撑不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终于,黑晴明的结界从内部被打碎,带着重伤狼狈逃走。直到他的气息完全消失,茨木才力竭地仰面倒下。

       他很累,但他连大口喘气都做不到,胸口小幅度的震动都会全身剧痛到大脑失真,耳边是自己乱七八糟剧烈的心跳声和耳鸣般尖锐的嗡嗡声。

       这下黑晴明就没办法搅局,吾也能安心了。茨木的精神开始恍惚起来,他突然很想看见酒吞,想看他坐在枫树下看着鬼女红叶跳舞时安然的侧脸,想看他喝酒时偶尔低垂的眉眼。没关系的,他对自己说,吾可以站的很远,不会让血腥味扰了挚友的心情。

       他挣扎着想要起来,折腾了半天也没能成功。茨木只好继续躺在原地瞎想。如果自己刚才逃掉,是不是能劝服酒吞跟自己离开,哄骗也好,强制也好,他们会一起离开大江山,当然还会回来。他还能活得很久很久,也能陪酒吞很久很久。

       瘴气没了结界的阻拦,逐渐消散。茨木早已开始扩散的视线被枝头落着的画眉吸引,恢复了些许清明。

       茨木从来没有见过一身红羽的画眉,竟费力的勾起了嘴角。鸟儿歪了歪脑袋,看着地上躺着的大妖,见他半天不动弹,也就失了兴趣,扑棱棱地飞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茨木这才反应过来,哪里会有红色的画眉,只是头上的血沾进了眼里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吾还以为是挚友拉不下面子,幻变了只鸟来了呢。不过要是被挚友看见了吾的尸身就不好了,吾总归是大江山的二把手,是万分不可给挚友抹黑的。

       想完,挪动手指扣了扣身下的落叶,就轻巧的窜起了一缕火苗。幸而方才妖气已将周边的落雨潮气尽数烤干,茨木庆幸道。火苗舔上了茨木的衣角,便瞬间燃烧起来,吞没了茨木的身形。

       茨木静静地躺着,苍白光滑的皮肤沾上火焰开始萎缩融化。

       他突然开始低吼,眼泪也扑簌簌地滑进火中蒸发。他不是觉得疼,他只是突然不想这么早就死掉,他不想永远都无法再见到酒吞。

       挚友,酒吞,酒吞,吾喜欢汝,吾可不可以不走。

       那只画眉鸟又落在刚才的枝头,茨木没看错,真的是红羽的。鸟儿珍珠般的眼睛又发现了新奇的东西。刚才躺着的那个人不见了,原地只剩下了一具干涸过头的嶙峋枯骨。


end.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啊啊啊,真的感谢各位小天使能不嫌弃我的烂文笔!以及表白不离不弃的身边的大大!

之后会开酒吞视角,也许会圆成he,也许......恩,总之终于写完这篇了!以后再也不会拖这么久了!正直脸)



 

 


     



汝有没有见过他 3 (酒茨 虐)

茨木视角,虐心,没肉,be暂定,文艺茨+吞大概,慎入!

听不才大大的你有没有见过他有感而发,算是借梗,在此鞠躬。

文废一个,ooc是绝对的,求轻喷,求轻喷。

这章写的尤其恶心,满篇对话,与之前的两章文风还不大一样,我已经是一个废人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直到半夜雨才停下来。星子就像被洗过一般显得更加明亮。

    该去红枫林找挚友了。茨木晃了晃头,把落了一脑袋的雨水和月色摇碎。他顺着河边加快了步伐。

    在快要出城时,茨木突然停了下来,紧接着将妖气缠绕全身,待散开之时便已恢复了原本的模样,只是原来的那身换成了更为华丽衣袍,衬得他越发英气逼人。

    茨木局促地扯了扯身上的衣服,确定没有什么不妥之后正要继续赶路,就感到一股浓重的邪恶之气迅速在身边弥漫开来,本来在月光的笼罩下还算明亮的视野开始变得昏暗模糊,茨木的神色严肃起来,鬼手上也凝聚起黑炎。

    “呵,这不是茨木童子吗,别来无恙啊。”黑暗中显露出的是“晴明”的身影,但身着的却是紫黑的袍子,面容也更加妖异而透着一股子邪气。

    “黑晴明!汝在这里干什么!”茨木看到他气就不打一处来,“莫非是因着上次吾与挚友帮晴明坏了汝的事,汝来寻吾报仇不成?哼,那就来战吧!”

    “不要那么急躁嘛,茨木童子。”黑晴明打开折扇,挡住自己抑制不住上扬的嘴角,“我找你并不是来和你打架的,而是来......找你合作的。”

    “合作?那怎么可能,吾劝汝还是不要耍什么花招,吾虽然还没有闲到一次次帮晴明解决麻烦,但汝若是敢打吾友和大江山的主意,那吾便饶不了汝!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替你不值啊,茨木童子。”黑晴明合上折扇指着茨木说道:“你与鬼王的事我也是略有耳闻的,你为鬼王付出了那么多,他的眼里却只盛得下那鬼女。你是知道的,鬼王甚至专门让京城里的妖怪准备了做工精细的衣裳讨她欢心,而你跟了他那么久,别说是礼物,就是好脸色他也没给过你几次吧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茨木本想狠狠地怼回去,但他不知道为什么,一张嘴,声音就卡在喉咙里怎么也出不来。他定了定神,强迫自己冷静下来:“黑晴明,汝今日的废话还真是格外的多啊,吾与挚友之间的事与汝无关!”

    “怎会无关呢?酒吞童子因为红叶而堕落,你会为了他找晴明帮忙,为了还了恩情你又会帮晴明坏我的事,当然有很大的关系了。那鬼女爱慕我,我可以帮你引她到无人的地方,你趁机除了她,就不必再担心鬼王会颓废下去,而我也不再有后顾之忧。一箭双雕,皆大欢喜如何?”

    看着茨木开始犹豫,黑晴明嘴角的弧度扩大,眼里闪过一丝精光,开始慢慢靠近茨木。

    “地狱之手!”茨木突然爆发,攻击却是瞄准自己的身后。只听一阵巨响过后就是嘶吼声,茨木一转身,看到的是正准备突袭的八岐大蛇。

    “真是可惜。”黑晴明惋惜地说到:“看来真是不能小瞧了罗生门之子,拿下你还得费些工夫。”    

    “哼,黑晴明,汝还是一如既往的卑鄙,吾一开始就没打算相信汝的鬼话,废话少说,开战吧!”

    妖气冲天,火光开始蔓延,一切震耳的声响都被黑晴明用结界掩盖起来。也只有在战斗中,茨木童子才变成那个真正的大妖,张狂的大笑,肆意的释放自己的力量。

    然而即便是强大如茨木,在单独对上封印基本解除的八岐大蛇以及黑晴明时也难以取胜,渐渐落了下风,被黑晴明使了阴招击倒在地,新制的战袍变得残破脏乱,胸前失了一大块皮肉,鲜血直流。

    啊,还未让挚友看罢,衣服就成这般模样了。茨木单腿跪地支撑着摇摇欲坠的身体,不甘心地想。莫非今日就是吾命归黄泉之日?

    经过一番激战,黑晴明也失了起初的从容,面带狰狞地说道:“茨木童子,我还真是低估了你,不过也只能到这里了。看在你死期将至,我可以告诉你我真正的目的:把你和酒吞童子逐个破解,没了你,我想京城里那些阴阳师们攻打大江山、除去酒吞童子会容易得多!这样一来,就再也无需担心你们这两个大妖给我惹麻烦了!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茨木震惊的瞪着黑晴明,“汝说什么!那群杂碎竟敢想对吾友不利!”

    “哼,你就在地狱里等着你那挚友与你团聚吧!”

    黑晴明的话茨木已经一句都听不见了,他只知道挚友有危险,他得回去,他还不能死。

tbc.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好不容易有了个茨木的碗,一时冲动花了两百去收碎片_(:зゝ∠)_

现在的我无比的想剁手,心塞塞。

顺便帮寝室的大触求个吞崽碎片,只差几个就齐了(>﹏<) ,网易的哪个区忘掉了,各位小天使们请私戳@孤孤孤孤光 谢谢!

ps. 觉得我写的越来越烂了怎么破。_(:зゝ∠)_ 感谢小天使们能忍着看完。

pps. 貌似比较重要,你们想看be还是he啊,我看着办。

汝有没有见过他 2(酒茨 虐)

茨木视角,虐心,肉应该没有,be暂定,文艺茨+吞大概,慎入!

听不才大大的你有没有见过他有感而发,算是借梗,在此鞠躬。

文废一个,ooc是绝对的,求轻喷,求轻喷。

再次许愿茨木小天使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后山的人就少了许多,大多还都是成双的恋人相互依偎等着烟花的盛开。

      茨木仔细地寻找着酒吞的身影,又不由自主地想到他和酒吞坐于无人的角落,对着漫天灿烂星河饮酒交谈,说是交谈,也只是茨木在单方面的喋喋不休,酒吞默默地喝酒,时不时的回上两句罢了。

     但他觉得那大概是他最为畅快的时刻了。只是不知,茨木心想,若是挚友身边之人换为红叶的话,也许就不会是和吾在一起时那般寡言了吧。

   “这不是茨木童子吗,怎么到这里来了?”

     茨木回过神来,暗自懊恼自己今日为何如此犹犹豫豫,再这样婆妈还有什么资格站在挚友身旁。发现面前是晴明一众,才恍然明白,既是晴明这样厉害的阴阳师,发觉自己的真身也就没什么好奇怪的。

   “晴明,汝有没有见过吾友。”茨木问道。

   “又是酒吞童子啊......但我们并没有看到他,怎么,你又找不到他了?”晴明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什么什么,这个人是茨木童子变幻的吗!”山兔拉着孟婆跳了出来,惊奇地说。

    “看来的确是,毕竟称酒吞童子为‘吾友’的也只有他了。”博雅看着化作人形显得格外俊秀的茨木,有些疑惑:“那你来这儿找干嘛,不是应该去红枫林吗?”

    “有人告诉吾挚友去了这儿,如果找不到,吾...吾之后会再去红枫林找的。”啊,真糟糕,自己心虚什么!看着晴明眯着的双眼,茨木慌忙地转移视线。

    “既然汝没有见过吾友,那吾就去别处了。”说着就要转身离开,经过落在众人身后的八百比丘尼时却被叫住了。说真的,茨木第一次见到这个女人就觉得心里发毛,莫名的有一种什么都被她看透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茨木童子先生,这样真的好吗?”比丘尼问他:“酒吞童子先生对你说了那样让人伤心的话,还一味地躲着你,你......”

      茨木看着她正色道:“吾对吾友确是有爱慕之情的,但这是吾自作主张,与吾友无关,他没有任何责任与义务回应吾的感情。”看比丘尼还想说什么,他摆了摆那比起鬼爪显得异常纤细的手:“多谢关心,但这是吾与吾友之间的事,汝还是不要插手为好。”

      看茨木童子态度坚决,比丘尼也只是叹了口气,留下句“那就请茨木童子先生好自为之吧。”就随着晴明他们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看着众人离去的背影,茨木许久都没有挪动脚步。他清楚地知道自己现在其实没有那么坚定了,却也不明白是从何时开始,那名为嫉妒的心酸已扎根眼底。

      那次茨木好不容易在森林里找到酒吞,好不容易碰到心情还算不错的酒吞,好不容易酒吞无聊让他陪他喝酒。茨木高兴啊,憋得满脸通红,直直地走到酒吞身边坐下。

   “你脸红什么?”酒吞嗤笑道。

   “挚友汝好久都没邀吾一同饮酒了,吾觉得很高兴。”茨木直白的言语让酒吞哑然,“这么一想,是挺久了......”话语未落,却将酒盏缓慢送向唇舌。

     茨木刚想说些什么,就被不远处巨大的响声打断,伴随着小妖们杂乱的嘶吼声。那是红枫林的方向!“挚友!吾...”茨木急忙看向酒吞,“滚!别妨碍本大爷!”果不其然,酒吞表情瞬间变得阴郁起来,狂气爆发把要来阻拦的茨木掀翻在地后就朝着红枫林赶去了。

     茨木强忍着胸口的剧痛去追酒吞,刚到入林处,就看见漫天如血的枫叶,和树下酒吞对着红叶担心焦虑的神色。

     是从那时开始的吗?

     茨木除了那颗伤痕累累的心之外,已经一无所有了,他把它视作珍宝想拼命地递给酒吞;但他不敢啊,那样威风骄傲的大妖第一次有了惧怕的事情,他害怕看见酒吞厌恶的眼神,他知道挚友想要的是那红枫林灿烂的舞女,而不是这丑东西。     

    天色渐晚,人们都陆续回家去了,茨木却仍呆呆地站在原地,仰着头看着逐渐被乌云掩盖的月色。一阵雷响后,开始淅淅沥沥的下起雨来,又慢慢下成豆大的雨滴砸在茨木脸上,蓄于眼窝,沿着眼角溢下。

     只有在大雨中,他才敢忍涕落,而无须担心被挚友发现。


tbc.



汝有没有见过他 1(酒茨 虐)

茨木视角,虐心,肉应该没有,be暂定,文艺吞大概,慎入!

第一次给了酒茨,还是在期末考的前夜,明天考试要跪_(:3」∠❀)_

最近迷上听不才大大的你有没有见过他,有感而发,算是借梗,在此鞠躬。

听说产粮玄学后就开始兴奋,连碗都没有的非洲狗,只求可以有茨木小天使。

文废一个,ooc是绝对的,求轻喷。

先来一发短的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自从酒吞迷上了那个红枫林里跳舞的鬼女,茨木就发现,他不能再像原来那样轻易找到酒吞了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不愧是吾友,茨木感叹,一旦吾友不想让吾找到他,那就真的十分不易。但为什么他却有点难过呢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自己找不到的话,就向别的妖打听打听吧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茨木走到大江山脚下,看见正在偷懒打盹的天邪鬼绿,他皱了皱眉:“汝竟敢这般玩忽职守。”天邪鬼绿听到茨木的声音,吓得立马打滚跪下,抖的如筛子般低声求饶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茨木顿了一下,又问它道:“汝有没有见过吾友。”天邪鬼绿小心翼翼地摇了摇头。它见茨木没做声,又大着胆子说:“茨木童子大人,鬼王莫不是到了京城去了?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茨木扫了他一眼:“为何这样说?”天邪鬼绿舔了舔嘴,声音也放了些:“那鬼女爱慕之人不就住在京城,若鬼王不在红枫林的话,便很有可能去找那人的晦气了......”  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“哼,口出狂言!吾友岂是如此心胸狭隘之人!”茨木怒极,抬手就把那小妖撕成碎片,平复下心情后,却又真的向京城走去。
  
         这日京城正举办祭典,城中灯火通明,人来人往热闹非凡。茨木突然平静了下来,便化作人形,白发红衣,慢慢在人群中移动。
  
        他想到了数年前红叶还未出现时和酒吞一起来京城消遣,那天也是有花火祭,他俩就如他今日这般混在人群里游玩起来。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走到花市口,茨木看到花还是当年的花,娇艳欲滴;金鱼还是当年的金鱼,游来游去;当年看管的青年已不复青春,却是一样精神抖擞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走上前问道:“汝有没有见过吾友。”老人笑呵呵地看着他:“少爷问的是何人?”茨木想了下,说道:“数年前在花市赏着鱼的人,红发,长得十分英俊,招了好多小姐围观的那个人。”他忘了人类的记忆力是不如他们的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那次因为人多不愿惹麻烦,所以就隐了一身的妖气,却在走散后怎样都找不到酒吞,茨木着急地往前挤着,在看到花市赏着鱼的酒吞,被火光柔和了的侧颜后,觉得自己心脏跳动得又加快了几分。他默默地走到一旁,看见池中白头红尾的金鱼:“吾友竟是喜欢这类赏物的吗?”酒吞勾了下嘴角,回道:“大概是喜欢的。”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些许是酒吞给他的印象很强,老人说他见到了,说那人在金鱼旁边站了许久,看起来脾气不好却还是和自己交谈了几句,之后就朝后山去了。
  
         茨木想知道挚友是否还记得当年念出的闪电一般霹雳的短诗,想问老人他是否提及那年的自己,叹息像是在黄昏沮丧的春色,但他只是道了谢,就向后山走去。


tbc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