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 与爱丽丝

汝有没有见过他 2(酒茨 虐)

茨木视角,虐心,肉应该没有,be暂定,文艺茨+吞大概,慎入!

听不才大大的你有没有见过他有感而发,算是借梗,在此鞠躬。

文废一个,ooc是绝对的,求轻喷,求轻喷。

再次许愿茨木小天使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后山的人就少了许多,大多还都是成双的恋人相互依偎等着烟花的盛开。

      茨木仔细地寻找着酒吞的身影,又不由自主地想到他和酒吞坐于无人的角落,对着漫天灿烂星河饮酒交谈,说是交谈,也只是茨木在单方面的喋喋不休,酒吞默默地喝酒,时不时的回上两句罢了。

     但他觉得那大概是他最为畅快的时刻了。只是不知,茨木心想,若是挚友身边之人换为红叶的话,也许就不会是和吾在一起时那般寡言了吧。

   “这不是茨木童子吗,怎么到这里来了?”

     茨木回过神来,暗自懊恼自己今日为何如此犹犹豫豫,再这样婆妈还有什么资格站在挚友身旁。发现面前是晴明一众,才恍然明白,既是晴明这样厉害的阴阳师,发觉自己的真身也就没什么好奇怪的。

   “晴明,汝有没有见过吾友。”茨木问道。

   “又是酒吞童子啊......但我们并没有看到他,怎么,你又找不到他了?”晴明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什么什么,这个人是茨木童子变幻的吗!”山兔拉着孟婆跳了出来,惊奇地说。

    “看来的确是,毕竟称酒吞童子为‘吾友’的也只有他了。”博雅看着化作人形显得格外俊秀的茨木,有些疑惑:“那你来这儿找干嘛,不是应该去红枫林吗?”

    “有人告诉吾挚友去了这儿,如果找不到,吾...吾之后会再去红枫林找的。”啊,真糟糕,自己心虚什么!看着晴明眯着的双眼,茨木慌忙地转移视线。

    “既然汝没有见过吾友,那吾就去别处了。”说着就要转身离开,经过落在众人身后的八百比丘尼时却被叫住了。说真的,茨木第一次见到这个女人就觉得心里发毛,莫名的有一种什么都被她看透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茨木童子先生,这样真的好吗?”比丘尼问他:“酒吞童子先生对你说了那样让人伤心的话,还一味地躲着你,你......”

      茨木看着她正色道:“吾对吾友确是有爱慕之情的,但这是吾自作主张,与吾友无关,他没有任何责任与义务回应吾的感情。”看比丘尼还想说什么,他摆了摆那比起鬼爪显得异常纤细的手:“多谢关心,但这是吾与吾友之间的事,汝还是不要插手为好。”

      看茨木童子态度坚决,比丘尼也只是叹了口气,留下句“那就请茨木童子先生好自为之吧。”就随着晴明他们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看着众人离去的背影,茨木许久都没有挪动脚步。他清楚地知道自己现在其实没有那么坚定了,却也不明白是从何时开始,那名为嫉妒的心酸已扎根眼底。

      那次茨木好不容易在森林里找到酒吞,好不容易碰到心情还算不错的酒吞,好不容易酒吞无聊让他陪他喝酒。茨木高兴啊,憋得满脸通红,直直地走到酒吞身边坐下。

   “你脸红什么?”酒吞嗤笑道。

   “挚友汝好久都没邀吾一同饮酒了,吾觉得很高兴。”茨木直白的言语让酒吞哑然,“这么一想,是挺久了......”话语未落,却将酒盏缓慢送向唇舌。

     茨木刚想说些什么,就被不远处巨大的响声打断,伴随着小妖们杂乱的嘶吼声。那是红枫林的方向!“挚友!吾...”茨木急忙看向酒吞,“滚!别妨碍本大爷!”果不其然,酒吞表情瞬间变得阴郁起来,狂气爆发把要来阻拦的茨木掀翻在地后就朝着红枫林赶去了。

     茨木强忍着胸口的剧痛去追酒吞,刚到入林处,就看见漫天如血的枫叶,和树下酒吞对着红叶担心焦虑的神色。

     是从那时开始的吗?

     茨木除了那颗伤痕累累的心之外,已经一无所有了,他把它视作珍宝想拼命地递给酒吞;但他不敢啊,那样威风骄傲的大妖第一次有了惧怕的事情,他害怕看见酒吞厌恶的眼神,他知道挚友想要的是那红枫林灿烂的舞女,而不是这丑东西。     

    天色渐晚,人们都陆续回家去了,茨木却仍呆呆地站在原地,仰着头看着逐渐被乌云掩盖的月色。一阵雷响后,开始淅淅沥沥的下起雨来,又慢慢下成豆大的雨滴砸在茨木脸上,蓄于眼窝,沿着眼角溢下。

     只有在大雨中,他才敢忍涕落,而无须担心被挚友发现。


tbc.



评论(5)

热度(7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