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 与爱丽丝

汝有没有见过他 3 (酒茨 虐)

茨木视角,虐心,没肉,be暂定,文艺茨+吞大概,慎入!

听不才大大的你有没有见过他有感而发,算是借梗,在此鞠躬。

文废一个,ooc是绝对的,求轻喷,求轻喷。

这章写的尤其恶心,满篇对话,与之前的两章文风还不大一样,我已经是一个废人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直到半夜雨才停下来。星子就像被洗过一般显得更加明亮。

    该去红枫林找挚友了。茨木晃了晃头,把落了一脑袋的雨水和月色摇碎。他顺着河边加快了步伐。

    在快要出城时,茨木突然停了下来,紧接着将妖气缠绕全身,待散开之时便已恢复了原本的模样,只是原来的那身换成了更为华丽衣袍,衬得他越发英气逼人。

    茨木局促地扯了扯身上的衣服,确定没有什么不妥之后正要继续赶路,就感到一股浓重的邪恶之气迅速在身边弥漫开来,本来在月光的笼罩下还算明亮的视野开始变得昏暗模糊,茨木的神色严肃起来,鬼手上也凝聚起黑炎。

    “呵,这不是茨木童子吗,别来无恙啊。”黑暗中显露出的是“晴明”的身影,但身着的却是紫黑的袍子,面容也更加妖异而透着一股子邪气。

    “黑晴明!汝在这里干什么!”茨木看到他气就不打一处来,“莫非是因着上次吾与挚友帮晴明坏了汝的事,汝来寻吾报仇不成?哼,那就来战吧!”

    “不要那么急躁嘛,茨木童子。”黑晴明打开折扇,挡住自己抑制不住上扬的嘴角,“我找你并不是来和你打架的,而是来......找你合作的。”

    “合作?那怎么可能,吾劝汝还是不要耍什么花招,吾虽然还没有闲到一次次帮晴明解决麻烦,但汝若是敢打吾友和大江山的主意,那吾便饶不了汝!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替你不值啊,茨木童子。”黑晴明合上折扇指着茨木说道:“你与鬼王的事我也是略有耳闻的,你为鬼王付出了那么多,他的眼里却只盛得下那鬼女。你是知道的,鬼王甚至专门让京城里的妖怪准备了做工精细的衣裳讨她欢心,而你跟了他那么久,别说是礼物,就是好脸色他也没给过你几次吧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茨木本想狠狠地怼回去,但他不知道为什么,一张嘴,声音就卡在喉咙里怎么也出不来。他定了定神,强迫自己冷静下来:“黑晴明,汝今日的废话还真是格外的多啊,吾与挚友之间的事与汝无关!”

    “怎会无关呢?酒吞童子因为红叶而堕落,你会为了他找晴明帮忙,为了还了恩情你又会帮晴明坏我的事,当然有很大的关系了。那鬼女爱慕我,我可以帮你引她到无人的地方,你趁机除了她,就不必再担心鬼王会颓废下去,而我也不再有后顾之忧。一箭双雕,皆大欢喜如何?”

    看着茨木开始犹豫,黑晴明嘴角的弧度扩大,眼里闪过一丝精光,开始慢慢靠近茨木。

    “地狱之手!”茨木突然爆发,攻击却是瞄准自己的身后。只听一阵巨响过后就是嘶吼声,茨木一转身,看到的是正准备突袭的八岐大蛇。

    “真是可惜。”黑晴明惋惜地说到:“看来真是不能小瞧了罗生门之子,拿下你还得费些工夫。”    

    “哼,黑晴明,汝还是一如既往的卑鄙,吾一开始就没打算相信汝的鬼话,废话少说,开战吧!”

    妖气冲天,火光开始蔓延,一切震耳的声响都被黑晴明用结界掩盖起来。也只有在战斗中,茨木童子才变成那个真正的大妖,张狂的大笑,肆意的释放自己的力量。

    然而即便是强大如茨木,在单独对上封印基本解除的八岐大蛇以及黑晴明时也难以取胜,渐渐落了下风,被黑晴明使了阴招击倒在地,新制的战袍变得残破脏乱,胸前失了一大块皮肉,鲜血直流。

    啊,还未让挚友看罢,衣服就成这般模样了。茨木单腿跪地支撑着摇摇欲坠的身体,不甘心地想。莫非今日就是吾命归黄泉之日?

    经过一番激战,黑晴明也失了起初的从容,面带狰狞地说道:“茨木童子,我还真是低估了你,不过也只能到这里了。看在你死期将至,我可以告诉你我真正的目的:把你和酒吞童子逐个破解,没了你,我想京城里那些阴阳师们攻打大江山、除去酒吞童子会容易得多!这样一来,就再也无需担心你们这两个大妖给我惹麻烦了!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茨木震惊的瞪着黑晴明,“汝说什么!那群杂碎竟敢想对吾友不利!”

    “哼,你就在地狱里等着你那挚友与你团聚吧!”

    黑晴明的话茨木已经一句都听不见了,他只知道挚友有危险,他得回去,他还不能死。

tbc.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好不容易有了个茨木的碗,一时冲动花了两百去收碎片_(:зゝ∠)_

现在的我无比的想剁手,心塞塞。

顺便帮寝室的大触求个吞崽碎片,只差几个就齐了(>﹏<) ,网易的哪个区忘掉了,各位小天使们请私戳@孤孤孤孤光 谢谢!

ps. 觉得我写的越来越烂了怎么破。_(:зゝ∠)_ 感谢小天使们能忍着看完。

pps. 貌似比较重要,你们想看be还是he啊,我看着办。

评论(23)

热度(6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