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 与爱丽丝

汝有没有见过他 4(完结)(酒茨 虐)

茨木视角,虐心,没肉,be,文艺茨+吞大概,慎入!

听不才大大的你有没有见过他有感而发,算是借梗,在此鞠躬。

文废一个,ooc是绝对的,求轻喷,求轻喷。

拖了这么久真的很抱歉,想看he的小天使们也很抱歉,之后还会有酒吞视角(我又在作大死),也许会圆回来,而且酒吞不渣真的不渣!

下面放文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月色愈加发亮起来,明晃晃地照着茨木沾着血污的脸,显得更为惨白。

       看着突然陷入沉默的茨木,黑晴明本能地感到有些不安,立刻后撤了几步。

       果然,霎那间从茨木身上迸发出无比强烈的瘴气,包裹住黑晴明和八岐大蛇,视线模糊,充斥着浓厚成雾状的紫黑色妖气。
       黑晴明暗道失策,把酒吞童子的狗给逼急了。再定睛一看,瘴气中央的茨木彻底变了模样。
       原来的白发变成了同酒吞童子一般的猩红,披散在肩头,那一对珊瑚红角和鬼手皆染成了黑色,鎏金的妖纹浮于之上,那双染血般的金眸仿佛要迸出光来,死死地盯着黑晴明。

       不能让他得逞,不能让他找到挚友,不能让他对酒吞童子下手!

       大妖本是不屑于燃烧寿命来获取力量的,即便妖的一生何其漫长,但这种投机取巧的方法他想都没有想过。但是现在不一样,他要保护自己的挚友。

       多好啊,吾是不是可以与吾友比肩而立了?茨木一边与黑晴明和八岐大蛇缠斗,一边又控制不住地想道。茨木燃尽性命所换的力量的确够强,但之前受伤未愈,全凭着自己的意志强撑了这么久。

       得尽快解决了。茨木咬牙咽下喉头涌上的血,再拖下去身体就真的撑不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终于,黑晴明的结界从内部被打碎,带着重伤狼狈逃走。直到他的气息完全消失,茨木才力竭地仰面倒下。

       他很累,但他连大口喘气都做不到,胸口小幅度的震动都会全身剧痛到大脑失真,耳边是自己乱七八糟剧烈的心跳声和耳鸣般尖锐的嗡嗡声。

       这下黑晴明就没办法搅局,吾也能安心了。茨木的精神开始恍惚起来,他突然很想看见酒吞,想看他坐在枫树下看着鬼女红叶跳舞时安然的侧脸,想看他喝酒时偶尔低垂的眉眼。没关系的,他对自己说,吾可以站的很远,不会让血腥味扰了挚友的心情。

       他挣扎着想要起来,折腾了半天也没能成功。茨木只好继续躺在原地瞎想。如果自己刚才逃掉,是不是能劝服酒吞跟自己离开,哄骗也好,强制也好,他们会一起离开大江山,当然还会回来。他还能活得很久很久,也能陪酒吞很久很久。

       瘴气没了结界的阻拦,逐渐消散。茨木早已开始扩散的视线被枝头落着的画眉吸引,恢复了些许清明。

       茨木从来没有见过一身红羽的画眉,竟费力的勾起了嘴角。鸟儿歪了歪脑袋,看着地上躺着的大妖,见他半天不动弹,也就失了兴趣,扑棱棱地飞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茨木这才反应过来,哪里会有红色的画眉,只是头上的血沾进了眼里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吾还以为是挚友拉不下面子,幻变了只鸟来了呢。不过要是被挚友看见了吾的尸身就不好了,吾总归是大江山的二把手,是万分不可给挚友抹黑的。

       想完,挪动手指扣了扣身下的落叶,就轻巧的窜起了一缕火苗。幸而方才妖气已将周边的落雨潮气尽数烤干,茨木庆幸道。火苗舔上了茨木的衣角,便瞬间燃烧起来,吞没了茨木的身形。

       茨木静静地躺着,苍白光滑的皮肤沾上火焰开始萎缩融化。

       他突然开始低吼,眼泪也扑簌簌地滑进火中蒸发。他不是觉得疼,他只是突然不想这么早就死掉,他不想永远都无法再见到酒吞。

       挚友,酒吞,酒吞,吾喜欢汝,吾可不可以不走。

       那只画眉鸟又落在刚才的枝头,茨木没看错,真的是红羽的。鸟儿珍珠般的眼睛又发现了新奇的东西。刚才躺着的那个人不见了,原地只剩下了一具干涸过头的嶙峋枯骨。


end.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啊啊啊,真的感谢各位小天使能不嫌弃我的烂文笔!以及表白不离不弃的身边的大大!

之后会开酒吞视角,也许会圆成he,也许......恩,总之终于写完这篇了!以后再也不会拖这么久了!正直脸)



 

 


     



评论(12)

热度(79)